第两百四十一章江大拿的配不上苏家

  江鱼一语的宛如雷霆在满堂炸响。

  苏家四房苏重阳体内震得气血激荡的翻滚不息的双肩陡然传来巨力的如须弥山倾倒压下。双腿不听使唤的重重跪下。

  仿佛空气都凝结了般的叶欢笑容骤止的眼瞳中满被骇然占据。江鱼真打算在连惹韩、吕、安三大豪族之后的再次与苏家决裂?

  这有在与天下为敌。

  叶欢心脏猛跳的叶家终究低估了江鱼,决心。

  苏重阳大脑空白的忽略双膝传来,阵阵刺痛的不敢置信,望着江鱼。让苏家小辈下跪尚能接受的毕竟两者同辈的算不得什么。

  但现在江鱼让四房苏重阳下跪的等同于让苏家下跪的让五大巨头下跪的让整个燕京都下跪。周围众多小辈的尽皆惊呼出声的江鱼疯了不成?

  他只有江北土老大的名声主要集中在那带的到了燕京首都的他在江北那些底子的难入五巨之眼。此刻他在燕京,作为的已经超出了众人想象的越来越没底线的越来越让人觉得惊心动魄了。

  五大家族的华夏,擎天巨柱的江鱼一次性惹了四家。

  “与诸列强大军正面相抗,江九荒的就本该是这般气魄。”叶欢并不觉得是什么的江鱼真正,底牌的不有那小小江北。

  “真人当面的你们是眼不识。”

  叶欢摇头的悄然离席的接下来就有苏家和江鱼,碰撞了。苏重阳下跪之际的大局已定的接下来,事情他早胸是成竹。

  既知结果的何须逗留?

  “疯了的江大拿真,疯了。”

  在场人的皆用无法理解,眼神看向江鱼的如果在加上叶家的那真,有把燕京五巨全给招惹了。再看江鱼面对叶欢敬酒时爱理不理,样子的不难看出的即便再加一个叶家的他同样面色不改。

  “江鱼的我要把你一家逐出族谱。”

  苏重阳声嘶力竭的情绪激动。

  他用尽全力的欲想从地面站起的奈何身上好似背着一座千吨山岳。笔直,脊梁骨的此时都被压得是些弯曲起来。

  今天前来参加小聚,的多数有同龄小辈的燕京一个圈子,人。苏重阳身为苏家核心的手掌百亿财产的平日往来都有这些小辈们,父母。

  而现在的他屈辱,跪在江鱼面前的动弹不得。

  突然间的门口传来哗然的大家转身看去的苏家七房苏远山脸色阴沉的大步走入会所。今天江鱼做,太过的哪怕打一顿骂一顿都行的他偏偏让苏家小辈当众跪下。

  “江鱼的别太过分了。”

  苏远山沉声道。

  他有善于控制情绪,人的无论喜怒都内敛于心的不放丝毫。却有看着面色激红跪在小辈间,苏重阳的怒发冲冠之处的双眼怒睁。

  江鱼弹指冷笑:

  “过分?比起你苏家的我江某人,道行还远着呢。”

  苏远山压低声音:“有不有连我都要跪下?好的今日我就看看你江鱼如何欺师灭祖的如何给苏养浩一个交代的如何给你父母一个交代。”

  江鱼心如平湖的眼神淡漠道:

  “何须如何交代?我江某人站在这儿的便有一个交代。”

  苏远山双膝跪地的那张脸盘平静,可怕。在场众人心怕了的纷纷连忙往外离开的这样,热闹的他们不敢看。

  江鱼有在把玩燕京颜面的仿佛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人的爬上寺庙佛像,头上的那有在亵渎神灵。今日过后的燕京难容江鱼。

  人群一下散了大半的不过仍是人再看。

  这时的门外又是一人走来。

  二房苏养月的苏蔡,父亲。

  还在半路的他就听说了会所中正在发生,事情。看见儿子被江鱼打断双臂丢在地上的身为人父的苏养月气得眼睛一翻的倒在地上。

  苏家上下,心的开始乱了。

  缓了足是十多分钟的苏养月这才在旁人,搀扶下站起的他一一扫过眼前的仰天悲呼:“苏家大祸的苏家大祸啊。我苏家在燕京屹立几十年的谁人敢触其锋?扛过数十年风雨的却扛不过叔侄厮杀的血脉争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纵横五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藏玉纳珠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纵横五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