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兵。https://”上官若汐一字一顿得说道。

  “征兵?”上官宇不解地问道。

  上官若汐点了点头,“恩。”

  玉王也觉得这个主意不是很妥当,虽将盐枭藏于自己的兵中,不仅能带在左右随叫随到,还能保全自己一大部分实力。

  但征兵并不在他的权限内,也不在他的岳父上官宇手中,无论怎么想,都不是一个上上之策。

  “所有征的兵都得过徐英才那关,看今日那架势,徐英才早已站在了皇上那边,咱们的人过不去他那关的。”玉王将自己所担忧的一一分析出来。

  上官宇听了赞同地点了点头,徐英才虽只是一个兵部侍郎,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但是所有征的兵都得经过他审核,若是查出来是玉王或者上官家的人,或是盐枭的贼人,那是不可能过的。

  不仅过不了,还极有可能上报皇上,届时岂不是成了自动送上门。

  “是啊,徐英才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不好弄。”上官宇也赞同得说道。

  “谁说要直接往徐英才那送了,咱们可以先在户部那里动手脚,先把户籍都给改了,再送去徐英才那,只要户部那里做的滴水不漏,徐英才就查不出来是我们的人。”贤妃说的时候眉飞色舞,信心满满。

  “可是卿文轩已经关在天牢了,明日才会宣布户部侍郎的继任者,此刻我是不可能再去推荐自己的人,皇上是断不会允许的。”上官宇急着反驳,玉王倒是耐心得等着贤妃接着说下去,似乎她早就选定了人选。

  “贤妃是否早已定好了人?”

  贤妃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如今最有望接替卿文轩的便是去年新晋状元展昇。”

  “展昇?”二人闻言同时不解地问道。

  展昇是去年的科举状元,对用兵之道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深得皇上赞赏,在兵部混得也还算是风生水起,也是最有望接替卿文轩的人选。

  但是此人不与任何大臣来往过密,不站队不跟风,可谓是两袖清风,孑然一身,要怎么说动他来替自己办事呢?

  玉王和上官宇都想不到。

  只听贤妃仔细分析,“据我所知,这个展昇在考取科举状元前便与如意相识,对如意也是倾慕已久,至今都未娶妻,就是因为心中无法将如意放下。

  如若我能有机会去天牢见如意,跟她谈谈,取一她的贴身之物去见展昇,就不怕他不为我们所用。”

  堂内几人听了频频点头,似乎确实是个可行之计。

  上官宇欣喜地看着贤妃,“还是我女聪慧过人。”

  “父亲过奖了,为父分忧都是女儿的本分。”

  玉王:“既是这样,我明日便安排人让你去天牢见如意,天牢里有我的人。”

  贤妃:“好,那我就等着玉王的消息,时候不早了,为免引起怀疑,我就先回宫了。这段时日,命底下的人都消停些,咱们可再经不起折腾了。”

  在老管家的护送下来到偏殿,宫女如进去时站立在门口,见贵人出来,忙跟随在身后,上了停在最黑暗的角落处的轿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爱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藏玉纳珠只为原作者响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响影并收藏这爱妃有毒最新章节